a
首页| 资讯| 上海| 国内| 国际| 社会| 娱乐| 教育| 旅游| 文化| 美食| 财经| 汽车| 科技| 体育| 健康| 房产| 军事| 图说| 视界| 投稿

区块链的瓶颈在于监管需开放,商家需改进认知

2019-02-09 15:35:04 来源:链得得App 作者: 字体:

链得得App注:今日凌晨5点,Usechain创始人兼CEO、长江商学院金融系主任曹辉宁,泛城资本、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,在链得得吐槽大会社群中就“以太坊发展方向”、“区块链与政府监管的关系”等问题探讨。一场高质量的对话、一次思想观点的交锋,链得得App编辑特此整理,与大家共享。

 

以下为全程实录,由链得得App特别整理如下:

曹辉宁:看了半天,还是伟星对区块链的理解比较到位,区块链给社会带来的核心增量是信任。信任机制让价值的交换变得可信,但是价值的交换必须要有价格,所有必须要有通证。

我在旧金山参加了一个讲座,vitalik,Dawn 宋,elaine shi,David chaum, ringHui Gu 都在。感觉以太坊方向走错了,casper遥遥无期。

陈伟星:走错的意见再总结下哦。

曹辉宁:去中心化POW最好,POW是很难超越的。POS要成功,需要开放,而且一定要有随机化处理,类似于algorand 的处理方向,但是还需要改进。交易确认节点需要是公开参与的,确认节点随机抽取,有问题节点通过抵押保证及委员会剔除。技术方面TPS对应用落地不是那么重要。

陈伟星:挺好的,大家想法都一致了;pos很难分散的。

曹辉宁:我们现在在尝试N+1,也就是N个应用,在一个公链上。公链是非常去中心化的,但是应用的Dapp可以适当中心化。流量交易中心化处理,存量交易去中心化处理,这样兼顾效率和信任。

陈伟星:我觉得还有一点,governance参与的pos,可以作为layer 2。就是所谓的有问题节点要被踢除,但需要更完备的governance。

曹辉宁:现在的瓶颈在于,一是监管政策需要开放,这个需要时间和沟通,我估计明年比特币ETF能下来;对通证经济需要有一套配套的监管体系。

第二就是商家认知需要改进,这个需要蛮长的时间,大概五年,大家就会渐渐认识区块链的用处了,到时候大家都会自动来学,就像互联网一样。

陈伟星:我觉得不需要那么久,现在的问题是,没有人把思路弄明白,没有一个公链的故事设计清楚。

整个经济模型,哈耶克在理论层面都是说清楚的。

曹辉宁:很多人花很多时间炒币,搞什么市值管理,不如多想想如何把一些承诺通证化,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。金融的应用前途很大,不过短时间内监管可能不会开放。

陈伟星:没有完备的故事,就没办法建设,没有建设的方向感。这个故事的出路,在于哈耶克的理论的计算机化。建设演化的目标,在于对于人与人的契约关系的演化。而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,完全不在意契约模型及其演化。

现在整个世界经济都建立在干预主义的架构下面,这个核心是在货币之上的。新的架构也应该是在货币之上,但是非干预主义,我认为是可编程主义,programlism。

最好的切入点是,可治理共识与商品抵押货币(crc),两者都可以轻松绕过监管。

教授,你要作证,可编程主义,programlism,是我提出来的哈哈。

曹辉宁:你可以放进区块链确权。

陈伟星:政府监管的目标就是集资与操控,确权这步容易搞定。pax,gusd,本质上是fiat reserve currency。只要不集资,就能绕开sec。

曹辉宁:政府还是必需的,很难绕过。关键是在于如何达到制衡,不要让政府管的太宽。

陈伟星:他只是有这个理想,而不是认为必须绕开政府。

曹辉宁:所以有一个比特币去中心化就够了,其他的公链需要和比特币链差异化发展,也就是要满足监管。

陈伟星:政府的本质,是提供公共服务,是补位区块链这个技术的问题,但区块链不能指望着政府全管。现在应该聚焦更细的焦点,到底怎么配合政府工作。

证券法、sec、cftc、区块链本身的治理技术,现在区块链到了靠精英破题的时候,以前完全不是参与者多寡的问题,以前完全不是参与者多寡的问题,炒币已经失去了信任的基石,大部分参与者还在前赴后继参与炒币和等待炒币的机会,大部分发币的项目和交易所,都走投无路,希望不断的复制之前的炒作,以维持生命。

大部分从业者,开始穷到了不再讲信用。外界的人已经不想再加入这个行业。这些问题都不是人多有用的,只能靠精英先解题,再由创业者跟随。

这个赌场里留下的,三类人占绝大多数:1.输红了眼等待回本的人;2.老千高手;3.无业游民。

所以,根本不用担心这些低质量的参与人数,只有急着割韭菜的人才担心。这个世界经济难么差,失去希望的人那么多,只要能赚钱了,盲流依然会一哄而至。要担心的是,行业再也起不来,或者到底怎么起来。

想要解题,就得问问题、看书、看技术、推理逻辑、聊各种人的解题方案。

现在是行业失去了信用,是集体性的亏损,而不是谁赢走了谁的钱。只有扳回行业信用才有意义,否则现在的基础设施也会坍塌,包括链得得这样的媒体、币安火币这样的交易所、比特币的算力维持者、各种钱包公司等。唯一的办法是扳回行业信用,即建立起新的故事架构,而不再是发币炒币的逻辑。

只关心无逻辑发币炒币的盲流,实际上是扳回行业信用的累赘。因为人云亦云的氛围,让市场噪音远远大于理性的声音,阻碍形成重建的共识。

盲流噪音指数,就是币圈的跌价指数,如果哪天盲流不说话了,市场就是最低的时候。

  • 资讯
  • 上海
  • 教育
  • 旅游
  • 文化
  • 房产
  • 项目
  • 政策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今日上海 版权所有 部分资讯来自网络转载分享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立即告知,我们立即处理!